网网的管理层书记-趁老头

在大城市,大家都知道每个组屋都需要付组屋管理费。组屋通常都是在刚落成的大约2个年头,都由发展商与居民共管组屋。过后,才由居民自己管。在某个城市–网网,也是好像一般组屋的管理层程序。

网网的组屋管理委员会在2014年里,委任了某个产业管理公司代收管理费。起初,这个管理公司请来一个年轻人。在2014年到2015年里,这个年轻人在这里工作时,是跟居民相处融洽。可是因为这份工作可能对这位年轻人来说没有前途,所以就辞职了。当他辞职后,就来了这个老头子在2015年年尾。这个时候,组屋就发生了很多事情。

第一:组屋管理层的窗口玻璃被人敲破。

第二:这个老头子不爽车格车主的汽车排污烟往那个窗的玻璃,就直接骂人以及骑他的摩多撞车主的车门。就直接断定他自己是最【大力】以及对所有的事情是正确。

第三:这个老头子因大家都反驳这个管理层办公室是违建。他就叫他办公室里的职员拿建筑图测来看。过后,他就暂时安静。

第四:过后,这个老头子还敢向车格车主的家人告状,说那个人故意排污烟。谁知,大家都叫他关掉窗就像以前前几个管理层书记的作法,大家又再强调这个建筑物是违建。结果,他乖乖只好关掉一边窗口。

第五:2017年,外籍工人扫地不清洁。大家都叫那个老头子教训这位外籍工人因为这是他的工作。他却跟居民说:“他会打我。” 真相就是这样:会打您,您就很怕;不会打您,您就尽全力欺负。

第六:2018年2月份,新的扫地工人来扫地第一天。您指示他所交代那个任务跟管理委员有出入。所以,管理委员会就等者他上班。过后,管理委员就找他理论。哇!他竟敢威胁那位女管理委员:“您要裁退我,去跟阿丹讲!” 很不尊重这位管理委员,在办公室里相骂很大声到外边都可以听到。

第七:有位车格车主因父亲有急病。所以,他们的家人从吉隆坡回来,因没有个合适的地方泊车,只好双向泊车。平常,摩多骑士都经过那边因为那边比较靠近摩多泊车格。其实双方都没有允许他们经过。最大的原因是那个老头子自己也要过,所以就假好意要给摩多骑士过。

第八:那位车格车主因觉得这样对她不合理,不让她双向泊车,又要允许摩多经过她的泊车格。所以,就拒绝摩多骑士经过。其实在法律上,她有权这么做。因为那个泊车格是她们合法购买。理论上,管理层书记没有权干涉人家屋里的财产。

第九:由于这位车主不要摩多经过她的泊车格。所以,就泊比较靠近隔壁车格的车主。车格车主因她泊比较近。所以,就开始是练习出入。那个老头子因不爽那个车主每次来回多次,汽车的排污烟就跟者空气流进去。别人家的家人有在,他还敢出来说:“阿娘,您不要一直退。” 结果,大家都说他:“我们正在练习泊车,难道不可以啊?” 他就说:“他自己驾车40年多,闭着眼睛都能驾过。” 他还不甘愿,还在那边站者几乎有40分钟,要教训人家的孩子。还要那个年轻的要听他的话。结果,一个老的,一个年轻的,不要理他。

第十:星期二的下午,办公室管理层的玻璃又再被敲裂。

第十一:某组屋单位的女儿换新车,他也在背后笑人。

第十二:他很看轻那些可负担房屋的人但他却忘记自己的孩子都没有能力负担这种房价。至少这些人都有能力买起房产。

总结:这个老头子,真正是他的工作职责,他却不管。他却去管不是他的工作职责。现在这个老头子已被调派去别的地方。

现实, 生活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