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诬赖成硬辩者向那些说人每次讲话硬辩的提问

很多时候,某人本来都对某人不满,所以整天讲人家硬辩。有时候,他人为了钱。

事件 (一): 2017年11月25日下午3.30,某位母亲跟她的女儿说: “啊琳,您睡觉时,顺手帮您姐把抽气机关掉。”  2018年1月18日晚上,阿琳告诉她那整天冲凉很晚的大姐:“我不能关,因为还很臭。” 然后,全家人都指她错。只是为了区区一个小事就很计较;又被人说好管闲事。隔天,2018年1月19日,下午6.30. 阿琳说:“母亲曾经告诉我,大姐没关抽气机,好像是我的责任。” 然后,母亲就说:“我没命令过您,您又再硬辩。您敢发誓,您狠毒。要不要我去砍白鸡。我是您母亲,您会有报应。” 还有一个2姐说:“就算母亲有讲过,也不代表就是您的责任。”

第一 个问题:既然您说没有命令过,为什么您要跟您的女儿讲这句话:““啊琳,您睡觉时,顺手帮您姐把抽气机关掉。”

第二个问题:为什么您不要讲这句话:“啊琳,不必管他们,抽气机坏掉也是她们出钱修理的?

第三个问题:心理学上都已证明【人有某种心里意识,才会脱口而出。】所以,阿琳母亲那句话就是本来知道啊琳会去关抽气机,因这几天她的大姐忘记关掉抽气机。所以,才用这种婉转方式的命令阿琳。如果阿琳母亲没有这样的心理意识,她更本可以不必讲啊。

第四个问题:忘记关抽气机的人是大女儿因为大女儿每晚冲凉都很迟(早到家,迟冲凉),为什么啊琳的母亲没有直接讲她的大女儿??是不是她大女儿给她比较多的家用???

卫生棉的事件。啊琳二姐也是第一次这样以呐喊的方式讲啊琳:“要包卫生棉的杂志纸,您不要贴啊?阿琳好声好气地讲:“不是我啦,是大姐。我用比较大的纸张。” 一听到是大姐的,就口气很温和:“阿,是大姐。” 这件事发生在2015年10月15日。然后没事了两年。2017年12月23日又历史重演。

第一个问题:您们时常说很爱家人,给予家人很宽容。那么,为什么您们整天都在诬赖阿琳,还用一个很粗鲁呐喊式的方式来骂阿琳呢???

第二个问题:您们还时常讲阿琳,发生什么事情要跟家人讲。那么,您们这样对待啊琳。请问阿琳哪敢相信您们。阿琳每次沉默寡言,就认为是啊琳肯定是错的。但阿琳要澄清,就讲阿琳硬辩???!!!为甚么您们不要给啊琳一个解释的机会,从来都没有给啊琳讲话的余地?为什么从来没有跟阿琳讲这句话:“阿琳,是不是我们误解您?请问您讲的意思是不是这样?” 如果对方说不是,就要相信对方。不要讲人家担心这个那个。因为那个不是啊琳应该承担的。”

第三个问题:为什么阿琳每次讲了之后,事情果然发生后。每次就讲了之后,就讲阿琳惹事。也不要大嘴巴说:“我跟您买起来”这样的话因为您跟本不能了解到那个痛苦。如果阿琳骂他,您们又在讲阿琳惹事。

第四个问题:您们说摩多不会撞,为什么那个老翁会撞我的车门?”

第五个问题:您不要让我卖掉我的车,请问您敢买吗?到时候,车险都不会吃这种已经很老的老爷车呢因为已经20多年。还要我载您们???!!!到时候,我的车都不能走。

所以,请您们这些人亲身体验之后,才来讲人。又要扮演好人,又要威胁人。如果啊琳说:“我不要泊车在那个地方因为阿琳觉得应该是他们自作自受。”

也不要讲这些话:“不会的了。”阿琳一定不相信您们,因为您们有很多话可以编。

 

 

 

 

反省, 现实, 生活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