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垃圾运动的弊处

最近,新闻一直宣传有个零垃圾运动来呼吁人们减少垃圾。

概念是正面,尤其是对于那些365天买(早,午,晚餐)外食又不懂烹饪的已婚膝下没有孩子或高薪未婚者。

但是对一些人如患癌者及家庭主妇,怎么办呢?

有煮食就代表有垃圾!

剁鱼,鱼有鱼刺及鱼鳞。剥虾有虾壳,剥蟹有蟹壳。
蔬菜当中有些菜丝是对人类有毒,所以必须拔掉。
烘培蛋糕及面包都要敲破鸡蛋,鸡蛋壳怎么办?
食物敏感者对某些肉类菜类敏感,只能定时吃那些制造垃圾的食物。

患癌者必须亲自煮食来保持自己的健康。他们不可以去外头买食物因为大多数的外食都有调味精。
就算有些康复者经济能力不错,但他们也不可以365天去买外食,因为治癌医疗费超级贵。
患癌者还以过来人身份来劝告您:“我就是以前什么都吃外食,还有做运动,吃水果等,还不是一样患癌。”
他们的主治医生当中有来自广州,新加坡等也同意这种理论:“少吃外食,减少叫醒您身体里面的癌细胞。”
有机食品却卖得连一些普通经济饭摊都负担不起。一个饭摊都负担不起,更何况收入超低的老百姓?
(其实,有机农菜是给植物自然生长,省下施肥的材料。理论上不应该这样贵。很多农家都说生长不快,但为什么不耕种更多?)

家庭主妇要确保他家的孩子生长得健康,抵抗力强。还有个原因,家庭生活开销大,不可能每天都到外头买食物。所以必须煮食。
亲自看到身边的邻居,亲戚们。她们还未生孩子时,他们都没有煮食。但生了孩子过后,孩子幼儿时常生病(自己顾)。
过后,看到很多事实,很多新手妈妈发现自己亲自煮食过后,孩子比较没有那么时常生病。
邻居的孩子幼儿时是由自己的婆婆照顾及偶尔买些外食及煮些粥。当孩子开始发育时是要吃得很大的份量。她每次逢人就说:“哎!不能再买外食,没有能力负担;嘛是开始每天煮咯!”

普通老百姓是没有能力去安装那种食物过滤器。

叫公寓安装公寓食物过滤器?公寓管理层100%都管不好电梯,如何能管好食物过滤器?相信大家时常会听到,您家公寓的电梯又再坏,轮到我家时;轮到他家。365天历史回转。而且还让他们有机会涨管理层费。

有些人可能说这些人没受到高深教育,这个家庭教育的错,那个执法人员的错。有者还讲起是友族的错。

零垃圾运动实现能力更本不适合我们的国情,因为连一个交通法令都存在60年多,大家变本加利为所欲为。

真实案例(1):

我曾经在周六去过槟城某个靠近巴刹区域,那儿有华人,马来人,印度人居民。那边有庙宇属于的泊车地方,一次泊车费2元。那个停车场只需3分钟又不必过马路,就能抵达行人道。 但还是有些人,无论种族老少,把车泊在大马路上的黄线,而且上面有装槟城市政局的闭路电视!!!

真实案例(2):

某天上班高峰期,我刚好休假。必经之路就是那个上面有装槟城市政局的闭路电视的区域。这个时候,有3辆汽车停泊在这个有画上黄线的大马路。等着行人道的灯转去绿时,突然有一声砰撞的声音“噗噗”。大家看过去,原来第一辆车是从那个“berhenti”的牌下,要闪过那3辆非法停在第一条车道的汽车。所以这辆被撞的汽车只好慢慢驶出,停下因为前方有人越过马路。后方的车辆被那3辆汽车的车身遮住视线看不到这辆车,不小心撞上这辆车。那个违规泊车及违规越过马路的人是制造车祸的源头,但这些人都不必负上法律责任????!!!!如果那3辆汽车没有违法停泊在出口转弯处及加上行人违规越过马路,第一辆汽车早就不会在第2条车道,而且后方的汽车也不会撞到它因为它是在第二条车道。

真实案例(3):

每次都看到身穿斯文的一群受高深教育年轻人士(无论男女)泊车在出口转弯处,直接在汽车出口转弯处越过马路;上有行人天桥,却不用。大家都知道那个“berhenti”的牌下,汽车一旦踩油转弯,整个汽车的身体自然而然会处在逻辑的第一条车道。他们这些人每个都会驾车,但还是在这个逻辑的区域地方越过马路。这个不是要故意要让人撞他或制造别人的汽车被撞,当这辆车要避免撞到他,突然停下。

有者就会告诉您,我带孩子很难带下去,所以我直接停车在路边,一会儿。结果,一会儿变成2,3个小时把车停在住宅出口转弯处。
但有者是个过来人妈妈爸爸,三五群十地都异口同声地认为我以前也是这样一个人带三个孩子,而且这些过来人就会很奇怪地为什么他们那个年代的人都100%能,而且他们当中跟您同岁的孩子,也是都能一个人带三个孩子。为什么您只带1个都不能?

相反,我看到马来老伯伯泊车在华人庙宇的泊车地方。印度阿姨每次都从住家一拐一拐地走向她要走的方向。我问过他们,他们都只是小学毕业。为什么不要从自己做起?自己走几步,花2元来当作善举会死吗?

至于摩多骑士,无论三大种族男女老少,都很喜欢在行人道逆向行驶。

如果把违法泊车成为一个扣分的汽车更新路税,相信车祸率会减少。行人也需要负起责任因为没有使用正确的行人道。但这种做法必会引起反弹,因为有些国洲议员市政局员工自己都违法泊车越过马路。

所以,当您严厉执法时,那些时常违规居民必定反抗跟您说那个是我的人权,要泊哪里是老子的喜欢;因为这里是民主的国家。当您闭一只眼时执法,却对那些涉及无辜车祸有如真实案例(2)的人不公平。因为就是那些自私自利时常违规居民,害到那2辆车需要负担高昂的医药费或者费时费力去修理车,又要处理报案等锁杂事件。更让人失望地是某些国洲市议员加上他们的员工,也有如此行为。这样的人管理民事,有说服力吗?

所以,希望零垃圾运动者能去学习烹饪如煎鱼,处理高难度处理的食物(螃蟹,鱼类,菜类等)。零垃圾运动者应该 以贫困老百姓最经济实惠的角度(不必花钱装食物过滤器及不必依赖政府),来研究这些厨余垃圾如何处理。如果能在这方面能做到零垃圾,这样才有说服力。那个时候来说国民环保交通意识低弱,还不迟。

 

反省, 现实, 生活

發表迴響